微商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1068|回复: 0

[免费发广告] 我接到一个自杀电话,他说死前想找个人说说话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0-8-14 10:30:0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我接到一个自杀电话,他说死前想找个人说说话2017年9月的一天。
% \9 D% }+ H3 g6 Y4 M6 I$ }我接到一个陌生电话。
4 v) l: f+ v$ Z( C, e# ?# U, U9 n' N当时我和前男友一块儿,去一家餐厅吃饭。
; m; ^  n; B# v6 Q* r8 a4 G9 h" u刚坐下,一个电话打进来。
1 H) l. y3 x) S! Z4 V3 o我以为是快递,接了,电话里似乎有一些周围的环境声,但没人说话。
( v" ?' q' q  c' [$ w5 ^我以为我这边信号没传过去,“喂”了几声,“听得见吗?”,正要挂,对方突然说:“我现在在楼顶上,随便拨了个号码,死前想和人说说话。”
/ Z  F: h; X6 X4 _0 w我没说话。我说不出话来。
4 t; f) p3 `2 t5 |+ b
% W# I$ i0 V3 V# x, H服务员来倒茶水。前男友接过菜单。
9 [: Z. r2 v3 E( }电话那边又说了一句:“你不要劝我,没用的,你随便说点其他的。”
8 ^5 s! Q) {2 S$ z4 _1 k; f# @' ^, U语气生硬、急促,带着一点不安的强势。
4 y" z4 @" ?  |; Z, Z; M一旁服务员亲切地问前男友:“请问您是现在点餐还是稍后呢?”
, I' N) w" ~" k" ~. a前男友看看我。+ ~  i1 v, Z  V. g8 F7 ~- z: K; B
我看看他,又看看服务员,脑子一片空白,真的假的???
8 {+ Y$ i, Y) f+ `$ t万一是真的呢?我要怎么说?说点其他的?说什么都不是的感觉。! `, p5 _" v+ P8 h2 L
突然有点后悔小时候没报口才课,至少长大了多看看心灵鸡汤补补也好。$ w2 I. Y+ ^) V- Y; t' C
可惜我没那个觉悟。完了。来不及了。
# m4 C. _( k% k  M- ]前男友坐在对面,问号脸。
7 i' g& D( z+ v
8 R# m) v, o5 A' W; n(图片来源:soogif)
) o3 g& _/ r5 m“我要和他解释电话里什么情况吗?电话挂断了怎么办?”1 s2 ~: `& {% [6 V# \4 i
我摇摇手,指指电话。
( n. [$ T! ~" t' o* e3 k: w脑海上空飘过四面楚歌四个大字。
1 ^) V) k- r, H+ Z男朋友放下菜单,玩起手机。
) }9 [& }. l4 b/ C4 }9 g我仿佛突然看见了一线生机,一把抓过菜单。
# P; A- l: L+ ~8 R对着电话,念起了菜单:“豆花锅,鲶鱼豆腐锅,羊肚豆泡锅……宫爆豆腐,汉堡豆腐,石板豆腐……”! X& l; j- P+ g) _. z4 B
那天我们吃的餐厅,是一家专门做豆腐宴的餐厅。1 B) {. Z% J# O# B1 V0 _$ c
菜单上每一个菜,都和豆腐有关。# W  G% O* }9 `6 n+ `
我快疯了。* }  B" s+ L/ d
不知道前男友怎么想的,说要给我一个惊喜。, f1 Z! D9 b0 u
吃豆腐算惊喜?真是惊喜专家。
4 j; B, T, |8 A. S0 R( W0 _! l为什么没有肉?肉呢?
+ ^( i; w3 ?- _8 w& q$ j9 f我一边狂翻菜单,一边强作镇定地念,装作一副波澜不惊的口吻。
8 [+ {3 I- Z' B想起了之前看播音主持。2 ]5 [  q2 X* \, e- ]3 s4 m; o
导播在耳机里对着主持人“狂轰滥炸”,主持人对着摄像机却永远面带微笑,天下太平,有条不紊的样子。( j! P: r- f5 B
前男友一脸疑惑问:“你要给谁带外卖吗?”7 G) d: x. a/ u5 ^: t0 G" C5 X
我摇摇头,继续念:“炸豆渣丸子,麻婆豆腐,灯笼豆腐……”3 P) K/ L) n0 D  c& B
前男友莫名其妙。
& T* J1 ]% ?' @4 n, x我开始念每道菜下面的小字了。
" N/ e0 H$ b5 z  s7 _" C* @/ f前男友不高兴了。
! r; @) e; h# h电话里的他一直没有说话。: ]  ]! D+ ~+ Q# |1 l! @
我又想到了鸭子。# k% S( Z, J& v6 }( G
准确说是鸭子的脚——别看它们在水面上游得那么淡定,它们的脚在下面可是使劲儿扑腾啊。2 V5 u1 J+ P2 ^4 w$ R
为什么我身子僵得要死,脑子却还能想到这些?
( S! h2 G/ p2 z* Y, b
2 f, }1 d* R' J* b9 l) x: R(图片来源:soogif)
" c9 |7 J; G! ]+ O0 Q3 k对方突然说了一句:“怎么都是豆腐啊?”/ X# Y1 [8 k  S1 h- P/ Z
听起来有点荒谬,有点自嘲。
) n9 d8 u- u, f" [6 _4 m我猜他也没有想到,决心打最后一个电话,结果听到了一堆豆腐。' X5 }9 v6 b$ @6 ~, `0 [  ^
想到这点,差点笑了出来,赶紧一哆嗦,拿着菜单站了起来,我安慰说:“您别急,大菜都在后头呢。”
7 ]. J6 w) }7 W6 E, ?6 b前男友惊呆了。0 K9 h* A$ u" f1 V# u4 ~
我小跑到店门口,试图找其他菜单,全是豆腐,于是我跑出店门,谢天谢地,隔壁饭店门口立着一本菜单,正常的菜单,我继续念了起来。
1 `* S+ }& H  G! Q" [终于有肉了。" y: Z: x) b* V) c! d
还好豆腐店没扎堆开在一块儿。恶性竞争要死人的。
7 F% {& W9 @) S然后就听见电话里传来抽泣声。% U. U- x5 `! a) Z0 r) f
我停了一下,也不敢说什么。害怕万一前功尽弃。% M! i. n) |, L& g9 [  S& ~* y' C! m
他好像又不哭了,我赶紧继续念。人的惯性真可怕啊。
7 ?+ q. R5 C* @( H  i) o% A: E  u前男友追了出来。我只好打开免提和我这边的静音,一边对他做手语,试图向他解释,一边念菜名,然后就听见电话里一声嚎啕大哭。
* G0 l/ y9 N' a前男友愣了。
2 T2 x$ _+ R. O( S电话突然挂了。
5 |# ?0 e. g  s$ y6 ^$ V轮到我愣了。
; p; g- q4 `9 V- q; _手有点抖,不敢打回去。
6 z1 q9 F7 ^1 K( P; W1 i4 q那天晚上我没睡着。
  U, c; Y" M' c+ y5 n$ F想起曾经无数个,我也很想死的时刻。+ f: b1 c$ ^5 {) ~0 f- B! r
8 n! j1 E2 _! F! D
最严重的时候是高三。5 A8 z) |4 N4 }; I! T
当时我先是被诊断为抑郁症,后来又被诊断为躁郁症。
( M, B* a, r8 c被带去看各种心理医生。
+ t/ ]( \4 @& q/ N有一天在诊所里,我也打了一个电话。
- h$ I# J+ p& P! T# T只不过我还没有绝望到像电话里的男人一样,随机拨了一个号码。- M" o0 R1 J' ?
我拨的那个号码,是我当时十分在乎和欣赏的一个人,我抱着最后的希望,心想要是他能救我就好了。1 p( V' s6 k: h2 |6 v+ M
结果,接完电话,他就消失了,再也没有回任何消息。  _4 |" G/ Y$ q) G8 r0 D
我突然意识到,我一直渴望来救我的人,根本不会救我。$ w8 d4 D$ Z/ l- e. `. D' Z
而一直想救我的人,我却觉得他们救不了。
, f' H0 [$ |# @; e% T多么讽刺。人性本贱。
! |! ~# ?6 x3 m! a2 X/ v/ a3 ]; b然后我意外遇到一位实习医生,他让我去了解心理学,了解大脑和人体运行的机制,不要只陷在我当时所看到和感受到的一切里。
' c$ P* k  u" ]) X" b$ T于是我请假出来,整天整天跑去书店,杭州当时一个4层楼的书店,我翻完了几个架子的心理和科普书籍,似乎找到了答案。! \  v1 V$ {1 Q0 ?- U6 X8 a
但我还是不开心。0 {4 u: J1 b, M& X  m9 u9 b
最后,我居然翻起了言情小说。简直和“豆腐”一样意外。
, |+ }" J% f! V( c& e当时那家书店的咖啡厅,每周三周四下午,都有一个老作家,很认真用钢笔在红线纸上写作,一张纸又一张纸。
+ W+ e" r. U( r# _# S我就坐在他对面,看言情小说,一本又一本。$ k$ v3 W3 A$ ]& b- W- x
有时候我会害怕起来,这样看下去真要完蛋了,但这种害怕很快会被另一种害怕“比下去”,就是害怕我看的言情小说都是对面那个老头换着笔名写的。
! e! H4 J! z& h: ^4 }8 `* `2 Z某种程度上,我应该感谢老头。
9 h! _( I/ v$ X- m7 D再后来有一回,我躁郁同时发作,半夜三更爬起来,说我要去跳山,还没等我妈反应过来,我就跑没影了。) n2 {" h2 v6 r( p' {( Q: m
气冲冲一路跑,跑到山脚,又一鼓作气爬到山顶。
2 o2 w, {" ~- j5 f1 H. ^1 [累,就坐在山顶亭子的台阶下,看着城市在远处匍匐着,天渐渐亮起来。
; c' @& e1 W+ X1 q5 i突然听到了人的声音,然后台阶上一个脑袋冒出来。
! D& d- h7 P$ G. u' |' J# Q, S又一个脑袋冒出来,原来是晨练的人上山了。
/ Y  b& Q- T* e太阳也从山的那边冒出来。  I5 _1 s0 G& ^( v: l! v
黄的。
3 w6 H( N" Q  l& g% b- ?- t和晨练的人脑袋一样大。
; W' x, e; P( k1 [" H, A' K/ ?# M7 Z
后来我爸和我说,那天他其实在山脚下追到我了。, y# o. u6 e3 z. z1 c% H7 I: I
但他突然犹豫了,想了一会儿,抽了根烟,走了。
6 |+ Q2 E" S, v" U2 e8 _* ^0 V他说有的选择,只能我自己做,谁也帮不了,即便作为父亲,他唯一的选择,就是选择相信我,哪怕他不知道要不要相信我,但他必须相信我。
: _) I# I  u1 W我有点感动,直到最近我也中年危机了,我才意识到:他应该只是不想爬山而已。: _+ c1 L) H+ u* U
毕竟那座大山要爬3个小时,加上半夜三更的,心脏负担太大,容易猝死。
1 N. K# A, H& ^* E* v3 H  W差点信了他的话,好险。7 c' x2 N( ?1 J
果然只要活得久,就会被更多事实击中膝盖,导致腿脚不利索。
- d+ o" b5 c+ E: n& p( W! ]那天后来我就下山了,太阳完全升起来,突然觉得死了没意思。$ d- G9 Z- c( y6 o8 }
也是因为人太多了,没好意思,一群汗流浃背的男人,还有不少光着膀子的老头子。
' W4 ^( {( s& L3 X) k没想到的是,多年以后,我都快要忘了我曾经在躁郁里经历过那样黑暗的时刻,突然,一个电话,那么巧地打到我这里。5 O  {2 D5 o) \% g
苍天好轮回。
3 ?* {- V; C0 F电话里的男人会“信”我的豆腐吗?
: R4 T2 y% ^) d4 T他的痛苦那么远,又那么似曾相识,可是那张豆腐菜单,远没有晨练的人那样生机勃勃,反而充满了生无可恋的滋味,更何况豆腐一碰就成了渣,真是和人生一样。5 ^, D  S6 b; a- |, x% \' b
我翻来覆去睡不着,干脆爬了起来。) u: V, n8 s( l) z
直到第二天晚上,我收到一条短信,三个字:想通了。1 B8 U4 z* y* H3 \8 a- }
看着手机,我不知道该不该高兴。$ d8 P* B) y6 c5 R
忍不住想,要是他拨出的号码,接的是一个正在喝酒的大叔,以为是骗子,挂了,他是不是就没了?
3 B8 N# b7 {  v9 L# y" V要怪挂电话的大叔吗?大叔说不定也一样烦恼缠身,借酒消愁。7 v7 l& E& }; A. [) J1 \( H
9 ]. b3 q" v  V7 B' M5 i0 b
(图片来源:soogif)1 C" `- G% `  G6 o) d( Y( z
讨厌的就是这种故事,没有人心存恶意,最后却办了坏事。
$ n1 H6 z, x/ P1 W; P接下去的一周,我都被难受的情绪笼罩着,一种隐隐不安的愤怒。3 Z6 h2 C$ y) Z& a' p7 {
凭什么,凭什么我们绝望的时刻,试图抓住一根救命稻草,很多人却阴差阳错,抓到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. K4 Z* F# \' S) y7 }% j9 B凭什么这一切只能取决于各自的运气。
) z8 f/ X' e& ^1 O# w) H$ m凭什么我们已经这么弱小,还要把这一生让出去,让给命运之手。
9 X! S; G/ q9 C' }  l. b没有人能回答我。
5 V, g6 V8 S7 t5 W一个月之后,在男友的建议下,我发起了一个“出租”计划:1元出租自己1千次,每一次,别人花一元钱给我,我陪伴或者帮助别人做一件事。
9 E& S0 L1 h$ \+ b看上去很荒唐是不是,中国14亿人口,1千个人多么少。
; _& H( ^$ V) _% w& k8 ]如果还在躁郁的情绪里,我想我肯定会对此不以为然,甚至嗤之以鼻,觉得不过是徒劳而已。
9 ]2 t6 `6 l; p: [人果然是会长大变成自己曾经讨厌的人的,还会觉得是曾经的自己讨厌错了。' x$ h1 x" w7 c* N' \. V
说实话我也没想到我长成了一个充满了正能量的人:既然找不到答案,那就做些什么吧。2 |- c+ k3 s; U: M+ j$ q
能做好渺小,就做好一份渺小的力量。* a' c- _# g  U' q- ]
同时我也断断续续公开了曾经躁郁症的经历,很多被相似问题困扰的人,也来找我。. h/ q& n- X* q
然后我才发现,是我误会“渺小”了,在别人的烦恼、煎熬和挣扎面前,我根本算不上渺小,我什么都不是。) p* t& R6 j3 o& a" k5 ^
更没想到的是,很多时刻,我才是被帮助、治愈和救赎的那一个。
# ?# C4 m3 u) K7 z比如有一位网友,有一段时间,每天都在微博私信我:“可乐,今天你爱自己了吗?”同时不忘唠唠她的日常。3 T; u$ _7 J$ e- C2 n/ d
一开始我真是哭笑不得,谁想要每天被灵魂拷问,但每次意外看到她的话,真的好暖。
$ I* t! Y/ J: [4 ?1 @后来我加了她的微信,她和我说:“2018年下半年我在考研,每天给你发,是我的精神支柱,谢谢你呀可乐,我看过你的一段视频,我不知道感受的对不对,我觉得你需要我每天和你这么说。”
/ b% T3 [8 M8 w' R$ @4 m6 l我意外。没想到被救赎的人是我。应该是我谢谢她。; B0 v: Z4 e2 J1 E" o" Z
还有一位网友,租我说了一个小时的话,微信语音,一开始我以为她失恋了,结果我才知道她有一个去世的孩子,名字和我的名字是一样的。+ O1 [; U' @! C, F
而且她在网上知道我的那一天,刚好是她孩子的生日。
+ C2 T7 y' }/ X0 B, Z她觉得这不是一个巧合。虽然这确实是一个概率很小的巧合。7 D$ O9 j# t0 \" y
但我还是受到极大的震撼,我想我一定要好好活着。1 Z& u4 A9 T# ?( H
不一定能帮到别人,但不要辜负别人。: w, n) G( ?) g
虽然我还是会忍不住想:我们最终都会死的,无论我们在世时做过什么,葬礼上的人数最终是天气决定的。% e% c4 Z0 ?- g. `+ D
现在还要加一个疫情。) Z9 W0 a& v5 j$ @# c
但至少,我不会对人间完全失去信心和希望了。
- \- E: X3 k) S; f《基督山伯爵》那句话怎么说来着,“等待和希望,包含了人类的全部智慧。”
; ]: p3 v( P  z  k3 C/ G在出租之后的这3年里,我逐渐发现,很多时候,人们需要的只是一个倾诉的出口。1 c! y3 @% [0 A2 {7 R% k
那个出口可以是任何人,任何事。我只是碰巧在那里罢了。9 r7 `& ~) r1 M# a
偶尔会在媒体上看见自杀的新闻,或者听说某个朋友的朋友不在了。
; i) h5 t! a+ ~" m* O* }我就又会想起当初那个电话。: a# N  U' t8 M6 f
是我报的菜名拉住了他吗?不是的,是他自己拉住了自己。& P7 C1 ]4 r: R7 \1 e( {2 T
某种程度上说,没有经过他本人同意,“满汉全席”也救不了他,同样的,没有经过他本人同意,谁也救不了他。. V' E  M4 j1 k' F  O1 ~1 \# r
但我同时也理解:生活在这样的时代里,想要不崩溃,太难了。: v4 F* ^: ]! p; ]: C
一个人想要“正常”的运行,“正常”地生活,很多时候是因为他生活在一个“正常”的环境里,而不是因为他本是一个“正常”的人。
" N2 r; f3 A7 k) e7 |- n所以我不太敢苛责一个人为什么软弱。, M* t0 J9 U7 ?) u! c$ F! e# `4 Y
有人坚强,并不代表软弱就是错的。
6 Y1 Q* R  N" B; q4 b3 e我能做的,只是听着,偶尔试图激起对方的不甘心,一如前面说的,凭什么要把这个世界让出去,凭什么要把我们的一生让出去,让给残忍,让给不在乎,让给冷酷无情。8 v1 s2 ?  \) v, g
至于到底是做了好事,还是帮了倒忙,我不知道。  z, B# V3 {, L  F  o! ?9 W
《过韶关》片尾有一曲词:我好比哀哀长空雁,我好比龙游在浅沙滩,我好比鱼儿吞了钩线,我好比波浪中失舵的舟船。: |' G; d; I8 K
我很喜欢,写不出来。. T. W1 J4 O2 G0 P: m0 c( m- j2 {
于是我写了一首《菜名之歌》,请允许我给您念念:
0 k2 g+ w7 t- B! D9 J我是一条酸菜鱼,又酸又菜又多余,我是一只黄焖鸡,又黄又焖又垃圾,我是一根绿苦瓜,又绿又苦爱吃瓜,我是一枚臭鸡蛋,又臭又鸡不下蛋。
" u) O; @8 u0 B- W7 N( I1 D这其实也是那天晚上,我们换了家店之后点的菜。$ }' h; O( N/ O& l0 w( p
以及,我终于又开始吃豆腐了。; z% `& T0 B& F
总算对豆腐消除了偏见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文章发布|签到|汇总|微商论坛-微商代理和厂家的微商货源综合采购批发网 统计 tui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

GMT+8, 2021-3-7 13:41 , Processed in 0.075641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